新闻资讯 >

News

骨卫士范恒华:脊柱骨科诊断是门“大学问”

2017

YERS

09

MONTH

12

DAYS

在脊柱骨科领域,不同于小的创伤或骨折手术,脊柱手术承载着更高的风险,所以从诊断阶段就力求 “一步到位”明确诊断。想提升诊断的准确率,有何做法呢?今天,骨卫士特邀空军总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骨卫士医生集团签约专家范恒华,让在脊柱领域有着多年经验的他与我们共同聊聊“诊断”中的那些事儿。


1.jpg


诊断如“走钢丝” 尽可能获取更多数据

我们都知道,影像学是诊断骨科疾病的重要依据。“看片子”是每一个患者见到医生的必要过程,渐渐地我们发现:有很多医生过多依赖于影像资料来做出诊断。范恒华表示,对于真正经验丰富的骨科“老专家”来说,参考影像学资料只占全部检查的三分之一。


他这样形容脊柱外科医生,每天的工作就好像“走钢丝”,不同于单一创伤或关节手术,手术过程出现小的失误,可以找到其他方法修正;而脊柱手术中的错误大多不可逆,脊柱外科中所需的检查可以说是外科中最为复杂的,范恒华强调,除了要具备临床医生应有的“视触叩听”之外,“量”和“动”也必不可少。“量”是用尺子或者量角器测量,譬如手臂能伸展多少度、腿能抬多高等,都需要测量后得出准确数值。“动”是医生通过帮助患者活动来掌握患者身体情况,如患者有腰部疾病,腰腿能活动的范围还有多少?医生检查时要与患者进行产生必要的肢体接触,做到“心中有数”。“即便肉眼一眼就能看出的问题,也要进一步去确认,尽可能去获取更多的患者数据;”“先看病人,先详细查体,再看片子,防止被片子骗了,导致误导或漏诊”。这也是范恒华心中对一位合格脊柱骨科医生的标准,也是多年以来他对自身的严格要求。


骨科不是孤立学科 综合体检不可少

在采访中范恒华表示,骨科的查体其实在外科中是最为复杂的,包括神经内、外科查体,也包括普通外科、胸外科、泌尿外科的查体。他表示,骨科是一个仅次于内外科的二级学科,需要医生掌握相对全面的知识。而无论在检查还是诊疗阶段,医生思路也应具备全面性,尤其是面对特殊病情的时候,充分、综合的身体数据能大大降低误诊、漏诊的几率。


在临床中,经常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一些与脊柱离得很远的部位出现问题,经检查过后是脊柱病症所致。范恒华表示,对于脊柱学科而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问诊方式是不科学的,只有通过更为全面的体检才能找到问题的根源。


他谈到这样的一个病例:一位患者出现了和腰间盘突出症一模一样的症状,骨科医生看过片子之后发现他的片子上的腰椎和颈椎确实都存在一点突出的影像表现,于是将治疗锁定在这两个部位,将腰椎和颈椎分别做了两次手术。但术后病人的症状丝毫没有减轻,换了一个医院、换了一个主治医后,经全面检查在病人胯部发现了一个肿瘤,此肿瘤压迫神经才出现了和腰间盘突出症一模一样的症状,正确的手术方案只需切除这个肿瘤,一次手术足矣,而患者做了三次,这起事件最终被定为“医疗事故”。


范恒华表示,在诊断中有时看似骨头的问题,很可能涉及到其他部位。不经过整体检查就“确诊”、手术……确实违背了脊柱骨科“全面查体为基础、结合片子进行诊断”的原则,应该以临床症状、体征为基础,不能以片子为基础进行手术。该实例给患者造成了极大痛苦。可见,体检的全面性对于骨科的诊断和治疗有着重要的意义。


范恒华还举了一个这样的案例:曾有一位整个左下肢瘫痪,包括脚趾无法活动的患者,在其他医院被诊断为腰椎问题,他摇着轮椅找到了范恒华。范恒华根据自己多年经验,仔细询问、详细全面地检查了病人的全身及下肢包括脚趾等的具体症状,第一时间排除了腰椎问题。后通过进一步检查,最后将病变锁定在颈椎上,也恰恰击中了病情的“要害”。手术后第二天,患者左足拇指即可活动,一周后患者抛弃了轮椅,自己走出了医院。“脊柱问题的诊断是复杂的,找到根源才能解决患者的病痛。”询问、观察、查体、排除……对外科医生来说,这些流程都要凌驾于影像学资料之上,一些看似“疑难杂症”多会迎刃而解。

    

活检是确诊的终极“杀手锏”

在采访中范恒华还提到,一些来自草原的患者因为经常食用生肉的习惯,体内有寄生虫。而一些寄生虫长在脊柱上,且影像学特征与结核极为相似,但与结核的治疗方法、用药方式截然不同。在诊疗中,一些寄生虫病患者拿着自己的片子找到范恒华,坚持说自己患了结核需要手术,或已在其他医院被“确诊”。但范恒华并没有“人云亦云”,他仔细询问了患者的生活习惯,在体检后对患者“对症下药”。范恒华这样风趣地比喻到:“一些结核与肿瘤在影像学上看确实长得很像,就像有时亲姐妹长得太像无法区分一样,但医生还有最后一招:通过活检、穿刺化验等手段进行确切诊断,这是很有必要的。” 把问题搞清楚才能对症治疗,影像学搞不清楚就“拿出来看看”,这种做法是避免误诊的终极“杀手锏”。


“看”功不可忽略

范恒华在采访中告诉记者,想将临床工作做好,“看”功尤为重要。他也曾多次向青年医生、学生传授自己在看片子方面的经验和技巧。“其实很多青年医生在看片子过程中还是有很多疑点的,这也是从书本到现实的差距。”为了让青年医生更好地实现从书本到实战的过渡,范恒华也将自己的亲身经验、阅片技巧结合临床不断传授他人,而不是单纯的去讲影像片子。他风趣地将临床技术比喻为手机:“即使品牌与使用方式有些差异,但基本的功能和原理是共通的。只有让青年医生掌握最基本的原理,他们才能灵活运用到医学实践中”。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范恒华在这些年慢慢践行着积累与升华。


在采访的最后范恒华表示,自己时常会接手一些看似“棘手”的患者,譬如有慢性病、病情复杂、年龄较大……或者根本搞不清具体病因的患者,一些患者被当地的医院告知“回家休养”,言外之意“难治,或没法治了”。“虽不是急症,但病痛却时时折磨着他们,造成肉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越是看似复杂、理不清头绪的病情,越要在看病人、查体时多下功夫。“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状态放在脊柱骨科的检查诊断阶段并不是贬义词,对范恒华来说是对待患者、对待生命谨慎、认真、负责的另一种诠释。


Copyright © 2016 orthoguar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骨卫士医生集团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21500号